總排行榜 總推薦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
apex英雄怎么解锁英雄 > 最新章節 > 恐怖靈異 > 卜王之王 > 章一 色劫,十年前的奇怪預言
《卜王之王》

apex英雄透视:章一 色劫,十年前的奇怪預言

作者:竹林探月 字數:3733 熱度:329

apex英雄怎么解锁英雄 www.mvcvd.icu 李聞霜背著棕『色』皮包,站在赤月小區的門口,手里拿著一張舊得有些泛黃的小紙條。紙條上字跡模糊,筆跡潦草,勉強可以辨認出是如下的幾行字樣:

“這預示了你的一場劫難。時間是2009年6月,地點是一幢紅『色』樓房,大概在第五層或者第六層,如果是第五層那么恭喜你,有驚無險,如果是第六層你會比較麻煩,會有一個中年男人想要侵犯你,那男人左臉有塊黑『色』的東西,可能是痣?!?/p>

這是一個男孩十年前寫給李聞霜的預言。

那時李聞霜剛剛到一所中學就讀不久,某天正在上自習課的時候,一陣風猛地將窗子吹開,把她戴在頭上的粉紅『色』頭花吹落在地上。坐在后面的一個少言寡語的男孩把頭花撿起來,捏在手里呆呆地看,卻不遞還給她。李聞霜見了不禁有幾分生氣,便回身向男孩生硬地道了一聲謝謝,伸出手掌問道:“請把頭花還給我好嗎?”

男孩愣了一愣,臉不禁紅了,忙把頭花遞回李聞霜手里,張嘴想說什么,卻沒有說。李聞霜把頭花戴好,繼續低頭自習,卻不料后面的男孩突然將一個小紙團扔到她的桌上。李聞霜以為這又是無聊的曖昧紙條,漫不經心的打開一看,卻發現是這樣一個奇怪的預言。

有人會料知十年之后的事情嗎?李聞霜不信。頭花被風吹落就意味著一場劫難嗎?李聞霜更不信。但這男孩的舉動實在有些古怪,讓她心里有了幾分『迷』『惑』,她便將紙條隨手夾進了日記本,想等十年以后看個究竟。

十年光陰流轉,只是彈指一揮間。李聞霜出落成一個顧盼生姿的美女,也已經大學畢業在北京工作了一年。就在她即將把自己的中學歲月和那個男孩的預言淡忘的時候,這幢紅『色』小樓卻神奇地出現在了自己面前。

時間是2009年6月,沒錯。

李聞霜把紙條折起來重新放進日記本,然后把日記本輕輕放回皮包。她抬頭慢慢打量著眼前的小區。

整個小區大概十幾幢樓房,都是清一『色』的淡紅『色』,外觀整潔漂亮,十分惹人注目。小區進門便是一個美麗的小花園,紅綠繁蕪擁裹著一條小路,通向小區的最深處。此時已經是華燈初上,小區門口熱鬧非常,進進出出的行人和車輛在李聞霜的左右川流。

這是北三環繁華地帶的富人聚居區。如果不是李聞霜因工作調動要在這附近找房子,如果不是有一戶人家在這附近低價出租房子,她很難想象自己會來到這里。

她下班稍晚,本來是跟房東約好八點來看房的,可是現在,她想起十年前男孩的預言,望著眼前紅『色』小樓上透出的燈火,有了幾分猶豫。時間不早了,自己一個女孩孤身出入陌生人的房間,確實存在一些安全問題。但她又不想錯過這低價的好房子,猶豫了一下,便『摸』出手機,給房東打一個電話看看。

“林先生,我已經到小區門口了,請問您的房子是幾號樓?”

“五號樓601,你直接上來吧!”

果然是六層。李聞霜掛斷了電話,心里泛起了一絲寒意。二十多年來她一直不信任何算命之類的東西,現在她也更多的認為這只是巧合。但萬一不是巧合呢,那這次冒險看房子的代價絕對不會太小。李聞霜思忖了一下,還是覺得應該先見了房主再說,這樣半途被一個小男孩的預言嚇回去就像個笑話一樣。如果見勢不妙,起碼她還可以立即轉身溜掉。

打定主意,李聞霜邁步走進了小區。

乘坐電梯來到五號樓601門前,李聞霜輕輕地按響了門鈴。屋里傳來一個中年男子的應答聲,隨后,門吱呀一聲開了,一個中年男人站在門后,熱情地說道:“你就是李小姐吧,請進請進!”

李聞霜下意識地朝男人的臉上看去,確切地說,是朝男人的左臉上看過去。那男人臉頰白凈,并沒有痣,也沒有什么傷痕。李聞霜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心想,所謂的預言果然是不可信的,哪有什么左臉有黑痣的男人?她不禁暗自為自己剛才的猶豫而感到羞愧。

李聞霜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來,寒暄幾句,便跟著這位林先生走進屋子。精裝修的房間,寬敞明亮,干凈雅致,的確是個上佳的住處。林先生彬彬有禮地向她介紹著房間的布置,間或說幾句笑話,引得李聞霜發出陣陣輕笑。她覺得眼前這個人不但不討厭,反而有幾分喜人,加之房價較低,她便很想盡快把房子租下來。林先生也表示了樂意將房子租給李聞霜的意愿。兩個人一拍即合,便準備簽署租賃協議。

“房價已經很低了,所以我希望您一次能付清半年的房款。如果協議沒什么問題,請李小姐現在就簽了吧!”林先生一面說,一面將一只鋼筆遞給李聞霜。

“沒問題,我現在就簽?!崩釵潘實囊恍?,很干脆地回答。她接過鋼筆,把協議攤開在茶幾上準備簽字,卻發現這支筆竟干干的寫不出字。她習慣『性』的將筆輕輕地甩了一下,以便里面的墨水能夠順利地滲出,然而非常不巧,她這不經心地一甩,竟把黑『色』的碳素墨水甩到了對面林先生的臉上。

“林先生,真對不起!”李聞霜忙不迭地道歉,一面掏出紙巾去擦拭林先生臉上的墨跡。但她的手臂伸出一半,卻不禁停在了半空,因為她突然發現,那滴濃重的墨水嵌在林先生白凈的左臉上,黑糊糊地像極了一顆黑痣!

李聞霜不禁打了一個冷顫,放下的心重又提到了嗓子眼,剛才燥熱的心情也重新冷靜下來。

“李小姐,你怎么了?”看到李聞霜神情有變,林先生趕忙問道。

不知道為什么,李聞霜突然覺得林先生剛才那張和藹可親的臉,一下子變得有些詭異猙獰。她不禁又向后倒退了幾步。室內的燈光熾烈地刺痛她的眼睛,也照得四周的墻壁一片慘白。李聞霜突然有種想拔腿跑掉的沖動。但她只是剛剛一轉身,她潔白如玉的右臂便已經被一雙有力的大手牢牢地抓??!

“你不會是不想租了吧?”林先生上前一步,兩只眼睛放出惡毒的目光,咄咄『逼』人地問道。

“不,林先生!”李聞霜美麗的眼睛閃過一絲驚慌和恐懼,隨后她便又強自鎮定下來,“我,我想,先看看您的身份證和房產證,可以嗎?”

這個要求并不過分。林先生抓住李聞霜的手稍稍松了松,語氣也稍有緩和地說道:“身份證我先拿給你看,房產證在我另一處房子里,沒戴在身上,你不如先簽了,明天我拿給你看吧!”

李聞霜聽完,已然明白這是個騙局。房主出租房子怎么會不把房產證帶在身上?至于身份證,作假似乎容易了些,也沒什么可信度。而且看林先生剛剛那種邪惡的神情,也絕沒有什么好事。也許,騙財之后就是劫『色』!

“哦,是這樣啊,那我明天看過房產證之后再簽可以嗎?”李聞霜心里咚咚地敲著鼓,還是強作鎮定地跟對方商量道。

林先生狡黠地一笑,說道:“那樣也好?!?/p>

李聞霜喜不自勝,沒想到這么輕松就可以逃脫。她輕輕地掙脫手臂,轉身便往外走,想快點逃離這個可怕的陷阱。但又只是那么一轉身的功夫,她不堪盈握的纖腰已經被那雙有力的胳膊從背后抱住。

“我看不如這樣,李小姐你長得這么漂亮,陪我過一夜,我就免去你一個月的租金怎么樣?”林先生越說聲音越急促,也不等李聞霜回答,便將她攔腰抱起來,轉身走進臥室,“來吧!哈哈!”

“不,你不能這樣!”李聞霜心頭慌『亂』,不知所措的用力掙扎。林先生把她抱進臥室,便一把將她扔在綿軟的床上,緊跟著,就像一頭發情的野獸一樣撲上去,把李聞霜壓在身下,一面用嘴在她臉上狂『亂』的親吻著,一面往下扒她的衣服。

李聞霜被對方箍得喘不過氣來,這個時候她知道,掙扎也是無濟于事的。男孩的預言很準,每一步都料定得異常精確,倘若當初她相信了他的話,自己便可以免去這一場劫難??墑親約何裁床恍拍??她后悔,然而后悔最沒有用處。在她后悔的時間里,對方已經強行扒掉了她的上衣,那雙魔爪已經侵犯到她胸前的雪玉肌膚和傲人的雙峰。

在這萬分緊急的時刻,她想到了放棄。當然不是真的放棄,是假裝放棄。如果自己表現得溫順一點,或許有可乘之機也說不定。想到這,她狠下心,突然大膽地將自己紅潤的雙唇印上了侵犯者的嘴巴,然后她伸出原本在掙扎中的胳膊,緊緊地抱住了對方的腦袋,將十指深深『插』入對方的頭發,然后是不顧一切的狂『亂』的吻。與此同時,她盡力挺動著酥胸扭動著蛇一般的腰肢迎合對方有些粗暴的愛撫。

李聞霜突然的狂野似乎讓林先生有點接受不了。他的動作稍稍僵滯了一下,下手果然輕了許多。

“哈,李小姐你想通了?”兩個人的唇倏地分開,林先生喘息著說道,“想不到,你這么風『騷』!”

“別說話!快來——”李聞霜重又箍緊了對方的脖子,將美妙的雙唇主動送上。此刻的她,就像一個陷身在情欲之中的小妖精,媚眼如絲,玉臂如藤,緊緊地纏繞在林先生的身上。

又一輪令人窒息的熱吻過后,李聞霜緊貼著男人的身子,吻著男人的胸膛,柔嫩的小手竟主動伸向了男人的下體,并無限嬌媚地吐出幾個字:“快,我要你……進入我……”

說這話的時候,李聞霜的臉上不禁飛上一片紅霞,卻越發顯得她嬌羞無限,換做任何男人,看到那時那刻的旖旎春光都會為之陶醉。林先生當然不會例外。他的心早已經陶陶然了,今天的獵物能夠如此狂野放浪是他始料未及的,不過這樣倒省卻了很多麻煩事。

“小寶貝兒不要著急?!彼俸儺ψ糯永釵潘砩嚇榔鵠?,往下扒自己的牛仔褲子。當褲子褪到一半的時候,李聞霜知道自己要等的機會終于來了。逃生的本能促使她迅速地從床上爬起來躍到地上,然后轉過身,用那只穿著高跟皮鞋的右腳狠狠踢向了對方的下體。

在門口保安詫異的目光中,李聞霜背著皮包走出赤月小區的大門,整理了一下衣服,并伸手捋了一把有些散『亂』的頭發。夏日的晚風徐徐吹過來,她感到無比的輕松和涼爽。她從包里取出手機,迅速的翻檢著電話號碼。她迫不及待地想找到他,那個十年前坐在自己后面的乖巧男孩。對,就是這個名字,徐沫影。

章節目錄

小提示: 按←鍵返回上一頁,按→鍵進入上一頁

熱門恐怖靈異
完本恐怖靈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