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排行榜 總推薦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
apex英雄怎么解锁英雄 > 最新章節 > 武俠修真 > 重生在紅樓夢世界 > 第四百二十八章 大婚
《重生在紅樓夢世界》

apex英雄哪个服务器挂少:第四百二十八章 大婚

作者:東方青鳥 字數:12517 熱度:11
十一月十三,大婚的日子終于到來。

榮禧堂、怡紅院、薛姨媽院落三處皆是花團錦簇,鋪設華美。

其中,榮禧堂是喜堂并喜棚所在,自不用說。

怡紅院做為洞房所在、以及此后居住的院落,卻是將就。說起來,怡紅院雖是幾年前新建,且宏麗講究,但只有前后兩進院子,難以安置倆位妻室,更不要說還需安置一位貴妾、倆位小妾。

以眼下的情形,至少需一座四進的院落,垂花門二進以內,寶釵、黛玉、寶琴各住一進,襲人、麝月倆個小妾倒是簡單,但也需在當中隔出各自的小院來。

總之,每位妻妾都要有獨立的院子,自成一統,無論是現下的相夫也好,還是將來的教子也好,皆是必要。

原本在賈母等長輩的打算中,倘若賈瑋大婚,將騰出榮禧堂旁邊的一座五進院落,修茸一新,做為洞房所在及日后居處,但任誰也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兒,如今倉促成親,短短十數日,哪里來得及安排這些,也只能暫且將就了,要等一陣子后,騰院、修茸結束,再從怡紅院搬過去。

回到眼前。因陋就簡,由于黛玉、寶釵、寶琴的洞房設在怡紅院的后院上房,這里原先是襲人、麝月倆個的臥室所在,現下她們不得不騰出來,搬到前院的廂房,留下一座騰空的后院,供黛玉、寶釵、寶琴使用。

再說到薛姨媽的院落,今日可不僅僅薛家姐妹在此出門,黛玉也是。

京城內,除了榮府,黛玉舉目無親,因此只能在榮府出閣,而在榮府內,唯一的選擇只有薛姨媽院落,其他的,皆不合規矩,畢竟沒有在賈母、王夫人、鳳姐等賈家院落出閣的道理、也沒有孤身從瀟湘館出閣的道理。因此長輩們合議下來,決定了這個結果。

在這其中,為了名正言順,也為了日后黛玉和寶釵相處融洽,薛姨媽更索性認了黛玉做干女兒。

……

榮禧堂。

才剛辰末巳初(上午九點左右),不少要好的親友已然陸續到來,穿戴一新的賈瑋周旋其間,一一見禮。

同時娶倆位妻子、一位媵妾,哪怕是皇上賜婚,也是件新奇事兒,親戚們倒也罷了,打趣那么一句兩句也就過去了,但好友們便難纏得很,像馮紫英、衛若蘭、夏誠等人,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式,讓表面鎮定、實則心虛的賈瑋,幾乎招架不住。

時間的推移,賓客漸漸增多,榮禧堂喧騰一片,鼓樂聲、稱賀聲、唱帖聲此起彼伏,喜慶的氣氛越發熱烈。

不時有需賈政親自出迎的世交年誼、部里同僚等到來,賈瑋跟在身后,一道出迎。在這些人中,他意外地見到了賈雨村,通過賈政同對方的短短寒喧,得知年底將至,對方來京述職,正巧趕上了這場婚禮,賈政便請了他。

倆人的寒喧中,還提到了一件事兒,賈雨村或將上調樞密院,任同知樞密院事,并授兵部尚書銜,賈家、王家居中出力不小。

賈瑋記得紅樓記載,賈雨村任職金陵府尹沒幾年,即獲破格提拔,入朝協理軍機,參贊朝政,眼下似是應證了此事。

想起兩年前,對方來京接受吏部例行京察,那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面,如今再次見面,對方即將成為二品大員,可謂青云直上。

三人一路進了喜棚,緊隨而入的賈雨村親隨隨即手捧禮單唱帖,一溜長長的賀儀,直唱了一刻鐘工夫方才停歇,其中不乏貴重講究之物。

賈政面容含笑道,“雨村,太費了?!?br />
對方新近抵京,短短幾日,居然備下這等厚禮,算是有心。

“世兄大婚,豈敢馬虎?”賈雨村拱手說道。

站在倆人身后的賈瑋面帶冷笑,賈雨村為人心術不正,行事不擇手段,現下賈家盛況如鮮花著錦、烈火烹油,對方自是牢牢攀附,但將來如何,猶未可知,若賈家失勢,以對方一貫的做派,不落井下石算是好的了,因此且瞧著罷。

陸陸續續的,又有不少賓客到來,過了一陣,已至午時,各席開出席面。眾人正在用餐,只聽賈家下人傳道,“鎮國長公主府賀!”都忙掉頭望去。

照壁后,倆位太監繞了進來,,神色恭謹,同迎上前來的賈政、賈瑋相互見禮。

賈瑋是鎮國長公主府的長史官,更是高婕極為倚重之人,他們雖是高婕身邊的太監,也得對賈瑋恭恭敬敬。

對賈瑋的父親賈政,他們自然更是禮敬三分。

見禮罷,一位太監開始唱帖,“金書《金剛般若波羅蜜經》,成冊……金書《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,成冊……”

剛唱過兩件賀儀,席間便一陣騷動。

金書是指完全由金箔打造成的經冊,上頭鐫刻經文,有此手藝的匠人極少,且往往需費數年時光,方能制成一冊,因此價值非凡,不可多得,就算大富大貴之家,能獲一冊金書也難,但鎮國長公主府給賈瑋的賀儀中,竟有兩冊金書,毫不夸張地說,單是這兩冊金書,已完全壓過了諸人的賀儀。

正當眾賓客吃驚之時,緊接下來的唱帖更是讓他們目瞪口呆。

“……《李白行吟圖》,成幅……《快雪時晴帖》,成幅……”

《李白行吟圖》是南宋大畫家梁楷名作,萬金難求,這倒也罷了,《快雪時晴帖》乃千古書圣王羲之的法書,可謂稀世之珍,千百年來,雖是輾轉流傳,但大多時候珍藏于皇室,不想鎮國長公主府竟將此帖做為賀儀之一,著實令人驚詫不已。

“……翡翠念珠,成串……慧紋錦屏,成張……玉飾瑤琴,成張……南珠,成匣……和田白玉璧,成對……”唱帖聲毫不停歇地唱下來,后面約莫二十來件賀儀,也無一不是貴重之物,只是不能同前面的兩冊金書、王羲之的《快雪時晴帖》、梁楷的《李白行吟圖》相提并論。

唱罷,倆位太監稍稍停留,隨即離去。

下一刻,眾賓客交頭接耳,竊竊私語,不時將目光投向賈瑋。

鎮國長公主府賀,自然就是高婕賀,瞧今日的賀儀,可知這個賈瑋在長公主心中是何等的份量,不用說,數年之內,此子必為朝中新貴。

賈政也詫異地望向兒子,他曉得高婕愛才,對瑋兒眷顧有加,否則不會親自舉薦瑋兒任職鎮國長公主府長史,但沒想到的是,竟會眷顧到這等地步。

做為父親,訝異的同時,也不禁感到萬分欣慰。

原本對賈瑋做下荒唐之事而生的一肚子氣,此刻登時消散了不少。

眾賓客及賈政的反應,賈瑋并未留意,面對高婕這一份異乎尋常的賀儀,他早已暗自出神。

數日前,他向高婕告假,稟明大婚事宜,高婕神情驚愕,繼而拂袖而去,令他手足無措之余,也終于證實了心中隱隱的猜測——高婕鐘情于他。

這種猜測是在他任職長史之后,漸漸產生的,緣于高婕種種不合情理的舉動。為了他毫不猶豫地將長史司副使何曾權調離,即是一例,只是當時他并不自知。除了職務上事無巨細地為他保駕護航,在其他各個方面,高婕也表現出對他的異常關切,即便無事,也時不時地來到他的長史值房,吃吃茶,說說話,總要流連一陣,方才意猶未盡地離去。

如今證實了這一猜測,前事歷歷,想到這其中的因果,彼此的交集中,賈瑋也不知高婕情何所起,但那一日在懿園的經歷,無疑是關鍵的一環。

情形已是如此。撇開這些,話說回來。

高婕鐘情于他,聽到他大婚的消息,反應激烈,他原本以為她不會遣人來賀,誰知不但遣了人來,還是這么一份罕見的賀儀。正如當初在懿園的經歷之后,他以為任職長史的事兒成空,結果卻出乎他的意料。

眼前浮現出高婕儀態萬方的身影,賈瑋垂下眼簾,神色復雜。

……

迎親、拜堂、洞房儀式的間隙中,時間一晃而過。

夜色漸深,接近亥正,在幾個管事媳婦和貼身丫鬟的陪伴下,賈瑋從喜棚離開,前往園內的怡紅院。

這是真正要圓房了。

較之納妾,娶妻的儀式和程序要講究繁瑣得多,前頭雖也進了洞房,但只是坐帳、撒帳、掀蓋頭、共飲合巹酒,隨即便退出洞房,返回喜棚,各席敬酒。若非夜深,賓客們已相繼離開,他此刻還得待在喜棚應酬呢。

沿途進去,各處燈火如龍,紅艷一片,無時不刻不在提醒著這是他大婚的日子。

賈瑋施施然走著,心情卻是激蕩,重生過來,他一直為薛林之間的抉擇,倍感煩惱,以至于不斷逃辟,眼下不但雙娶薛林,且還有一位紅樓夢中人寶琴也同他締結鸞鳳,若用妙玉的話來說,簡直就是天大的福報。

身后傳來管事媳婦和貼身丫鬟的竊竊私語,說他酒量驚人,席間吃了許多酒,走路依舊穩得很。賈瑋不由笑笑,他酒量好是好,其實剛從喜棚出來,腦袋是有些暈乎的,不過這外頭空氣清冷,走了這一陣,已然恢復清明,但真正說起來,今夜應該是個灑不醉人人自醉的夜晚罷。

進了園門,很快進了怡紅院,幾個管事媳婦留下,貼身丫鬟們則腳步不停,隨著賈瑋穿過前院,來到后院上房。

廊上燈火通明,喜慶的大紅燈籠一溜過去,延伸到兩邊長廊的盡頭,黛玉、寶釵、寶琴各自的洞房前,三人陪嫁過來的丫鬟們齊整整地候在那里。

賈瑋踏上臺階,望望三處房間,遲疑地停下腳步,寶琴是媵妾,依規矩,不能越過薛、林倆個,因此倒不在選擇之列,但薛、林倆個,他要先同哪個圓房?

這個難題,之前他早就想過,想不出什么兩全其美的辦法來,后來去喜棚敬酒,便丟開了此事,一路進來時,也并未記起,此刻眾目睽睽下,猛然間再次擺到了面前。

情形尷尬,他已看見幾個陪嫁丫鬟捂住小嘴,悄悄發笑,如此站了站,片刻后,紫鵑從那邊過來,賈瑋掉頭望向她,猜測應該是過來催促他進入黛玉的房間,但對方一開口,從語氣上,他便知想岔了,隨后聽下去,真真令他毫無準備,“姑爺,我們姑娘說了,她出了一道題,姑爺答得上,今夜才能進入我們姑娘房間?!?br />
賈瑋眨眨眼睛,還未完全反應過來,鶯兒、小螺也從那邊走來,說了同樣的話語。

一下子不知該說什么了,覺得有些好笑,又有些無奈,賈瑋攤了攤手。

事情再明白不過了,這是黛玉、寶釵、寶琴三人事先商量好的,想像過去,對于那夜的事兒,她們到底心意難平罷,因此此時設下檻兒,算是稍稍解氣。

這三個小女子……不過如此也好,倒是少了選擇圓房次序的難題,薛林倆個,他先答出哪個的題,就理所當然地先去哪個房間好了,至于寶琴,自然還是依著規矩,放在后面。

他微微沉吟著,紫鵑、鶯兒、小螺略帶緊張地望著他,生怕他一時惱了,三人中,紫鵑同他關系最為親近,這時輕聲喚道,“姑爺……”

回過神來,賈瑋笑道,“好,你們且說來聽聽?!?br />
紫鵑、鶯兒、小螺三個明顯松了口氣,忙將各自的題兒說了一遍。

黛玉出的是詩句接龍的題,題為:梅動雪前香,言明了五言接五言。這是他們往日常頑的游戲,倒是親切,只是此番無疑嚴格,以往可是五言七言隨便接的。

寶釵出的是字謎,謎面為:一邊添一是個千,一邊減一還是千,不添不減也不妨,當中猶有人一千。

寶琴出的是射覆,覆了個“故”字,當然,覆的范圍并不大,說明了是室內生春,只需尋思洞房內的器物便是。

分別聽下來,賈瑋不覺眉頭皺了又皺。

他原以為這三個小女子會讓他做詩、或是讓他猜猜好猜的物謎,像文房四寶、日常用品之類的,總之,做做樣子就算過去了,誰知并非如此,她們所出的這三道題,他壓根沒有把握,諸如此類的文字游戲,恰恰是他最不擅長的,哪怕是寶釵出的字謎,算是相對簡單,但對他而言,仍是云里霧里的感覺。

這三個小女子,倒真是要難為他這個相公啊。

無法可想,在廊上坐下,賈瑋開始絞盡腦汁答這三道題兒。

首先是黛玉的詩句接龍,說起來,香字頭的詩句,他幾乎毫無印象,想了半天,好容易想到白居易《醉后贈人》中的一句“香球趁拍回環匼”,才來得及笑一聲,卻發覺竟是個七言的,再接著想,怎么也想不出了,只得丟到一邊,轉而去猜寶釵的字謎,但猜了好一陣子,終是不得要領。

無奈之余,他再轉而想到寶琴的射覆上。

盡管依規矩,寶琴需在薛林之后圓房,因此答不出薛林的,答中她的,也是枉然,但眼下既是卡在薛林兩道題上,與其干坐著,倒不如想想她的這道題。不管怎樣,她次序雖在薛林之后,但最終也要答了這題,才算過了她這關,因此先試著答答,答出來自然最好,即便答不出,也無非就是回過頭繼續答薛林的題。如此暫且放放,在薛林的題上,或許有靈光一現也說不得。

兩刻鐘后,賈瑋同樣放棄了射覆,甩甩發漲的腦袋,再次回到薛林的題上。

但想了幾個來回,依舊沒有頭緒。

有些坐不住了,他索性起身,在廊道上踱過來踱過去地思索。

冬夜嚴寒,站在廊上的眾丫鬟們一個個臉蛋緋紅,皆拉緊衣裳,不時呵著小手,賈瑋此時沉浸在題中,倒不覺得,忽地身上一暖,掉過頭去,卻是晴雯從后面給他披上了一件狐裘。

“我才從前院取來的?!奔晝庋壑辛髀凍鎏窖納襠?,晴雯笑著解釋。

賈瑋“哦”的一聲,啞然失笑,他只想著題兒,竟沒察覺晴雯何時跑出去的。

“二爺,三個奶奶也真是的,大婚之夜,將你關在外頭……”晴雯蹙著好看的秀眉,轉過話頭,抱怨起了黛玉、寶釵、寶琴。

賈瑋聽說,忙向四下瞧瞧,同時豎起一根手指放在唇上,小聲制止道,“……不可亂說,教人聽見了不好?!被八湔餉此?,心里倒是感動,這丫頭若只抱怨薛家姐妹倒不出奇,但黛玉同她的關系著實不錯,還是她的先生呢,她居然也抱怨上了,可見他這個少爺,在她心中的位置。

“有何可擔心的,這些個陪嫁丫鬟都離得遠著呢,哪里聽得見?”他這般說著,晴雯撇撇小嘴,不以為然。

賈瑋笑著走開,這丫頭倔得很,他現下可沒時間同她糾纏這些。

繼續來回踱著想三道題兒,答題的時間過得雖慢,卻也一點一滴地悄然流過。

夜更深了,庭院寂靜,廊道上頭一溜大紅燈籠映照下來,光影變幻,掠過窗臺、廊柱、侍立的丫鬟們,如許庭院,如許燈火,古香古色,雅韻深致,賈瑋偶爾抬頭望望,陡然間便是一種夢幻的感覺……時間約莫接近子正,視線中,鶯兒忽地從廊道那邊過來,不等他開口詢問,飛快將一張紙箋塞到他手中,隨后扭頭去了。

不明所以地低頭一看,紙箋當中寫著一個“任”字,右下角畫著一支牡丹。

賈瑋微微一愣,很快明白過來,這是字謎的謎底。

一邊添一是個千,一邊減一還是千,不添不減亦不妨,當中猶有人一千——可不就是一個“任”字?

不禁會心一笑,說來說去,到底還是有分寸的,眼見將近一個時辰,他還答不出,就將答案送來了。寶釵如此,黛玉和寶琴應該也是如此罷。

一面想著,一面將視線投到紙箋右下角的牡丹上……只是……這牡丹又是何意?

沉吟片刻,終是恍然,這支牡丹,結合謎底“任”字,應該指的是“任是無情也動人”。

說來也是稱奇,今年他生日之時,在怡紅院設宴,大家行花簽令,寶釵掣了一支牡丹簽,簽上題著“艷冠群芳”四個字,另鐫有“任是無情也動人”這一句唐詩。

這同紅樓記載中某回寶玉的生日情形完全相同,但從年份上看,他重生過來,此事應該還未發生,然而依舊在今年他的生日宴會上重現了,絲毫不受他重生的影響。

在這其中,寶釵同樣掣到一支牡丹簽,也還罷了,須知牡丹簽也是各式各樣的,未必題著“艷冠群芳”這四個字,也未必鐫著“任是無情也動人”這一句唐詩,但寶釵掣到的這支,卻同記載中一模一樣。

當時,賈瑋就不由想到,或許這支花簽,同寶釵實實在在相配,因此才有這種命定的情景。

“任是無情也動人”。

這句唐詩同寶釵結合起來,指的是她縱然端莊自持,卻難掩風情萬種。

在大婚之夜這樣特殊的時刻,寶釵讓他猜“任”字的字謎,又特特地引出這句簽評,由此令他聯想到整個花簽的組成:牡丹、艷冠群芳、任是無情也動人,不用說,定是別有深意。

任是無情也動人,在今夜的語境中,八成是隱晦地告訴自己,她平日里雖端莊自持,但今夜必不令君掃興。比較起來,要比新嫁娘通常在圓房前所說的“妾身蒲柳之姿,祈君垂憐”之類的要大膽得多,且有情趣得多,估計同那夜的荒唐有關。

那夜,雖說他與她并未發生實質性的事兒,但也脫光看光,彼此的身體已非秘密,今夜這樣的暗示,算是自然而然,不但不顯輕佻,反而有種兩相愛悅的感覺。

從“任是無情也動人”再想到“艷冠群芳”上頭。

同樣在這樣的語境下,“艷冠群芳”莫不是在提醒他,雖然有倆個主母,日后在內宅當家理財的應當是她?

對此,賈瑋不好確定,但事實上卻也是這樣打算的,在這方面,無論是能力手段、精神體力,黛玉皆不如她,理應由她來操持內宅事務。

至于林妹妹,他倒希望她婚后依舊如詩如畫,清新出塵,不為俗事所羈。

短短一番沉吟,賈瑋將紙箋收好,往長廊的那頭走去。

走到寶釵的洞房前,他對候在門外的鶯兒道,“已猜了一個字,是‘任字’?!?br />
“姑爺稍候,婢子進去同我們姑娘說?!陛憾⑿λ檔?,進了屋子,隨后反手掩門。

倆人皆在認真演戲,賈瑋是假裝不知適才的私相傳遞出自寶釵的授意,鶯兒則是接著他的戲碼煞有其事地演下去。之所以如此,是省得寶釵不自在,畢竟女孩兒家面皮薄,前頭說了要答上題才能進屋,背地里卻又私相傳遞,豈不是難為情?

過了片刻,房門打開,鶯兒笑得燦爛,“我們姑娘說了,姑爺答上了,請進屋罷?!?br />
此時,堂屋的自鳴鐘正好敲到了子正,賈瑋雙手提起吉服,邁入門檻,鶯兒伸手向站在廊上的文杏招了招,文杏也閃入屋內。

屋子分里外間,里間是臥室,今夜即是洞房,賈瑋從外間進入臥室后,鶯兒和文杏倆個便從外頭將臥室的門帶上,坐到外間的炕沿上,等著里頭招呼,遞水遞茶。

臥室內,賈瑋在炕床前站住,面前紅帳喜燭,錦褥鴛被,一身鳳冠霞帔、大紅吉服的寶釵坐在炕上,明艷動人,身姿挺撥。他的視線順著寶釵的臉龐往下,白皙頎長的項頸,胸前飽滿的凸起,小腹下隱蔽的曲線……再想到那句暗示性的“任是無情也動人”,不由渾身一陣發燙,順勢坐到炕床上,一面伸手替她摘下鳳冠,一面俯下身去,不由分說地吻在了她的唇上。

陣陣戰栗著,寶釵嬌軟地向后倒去,雙手緊緊地抓住賈瑋的衣襟。

唇舌相接,倆人皆是意亂情迷,一陣子后,雙唇分開,一件件衣裳從帳內丟了出來,吉服、襖子、褻衣、褻褲……賈瑋結實修長的身子同寶釵雪白瑩潤的身子在鴛被中糾纏不休,一個滑游在雙峰洼地之間,一個不無羞澀地回應著,彼此的呼吸漸漸急促,直到寶釵伸出一只手來,將喜帕塞到了臀下,才恢復了片刻的安靜,但隨即伴隨著一聲說不出味道的叫疼聲,床帳搖動起來。

許久,雨收云散,倆人交頸疊股,裹在被中。

休息了一刻鐘,寶釵開口喚鶯兒、文杏進來。

開門,掀簾,鶯兒、文杏應聲而入,抬來一盆熱水,望見滿地的衣裳,尤其是褻衣、褻褲,皆是紅了臉兒。不過大婚之前,她們早就受了這方面的教導,適才又在外頭從頭至尾的聽床,早就去了幾分羞澀,此時臉兒稍稍發燙,便很快恢復了常狀,開始有條不紊地做事。

先是放下水盆,再拾揀起地上的衣物,放在床帳外頭,方才轉過身去,口中道,“姑娘,妥了?!?br />
賈瑋、寶釵倆人擦拭了身子,穿上衣裳,寶釵只穿了里頭衣裳,賈瑋卻是一一穿戴齊整,今夜他可是三處洞房,不可能留在此處,

鶯兒、文杏抬了水盆出去,很快端來茶盤,再次返身出去。

夫妻敦倫之后,賈瑋和寶釵著實有些口渴,當下都吃了兩三盞茶,放下茶盞,賈瑋低聲道,“姐姐,我要走了?!閉獍闥底?,卻一時舍不得離去,仍坐在炕沿上。

寶釵見此情景,翠眉彎起,唇角噙笑,卻不接著他的話說,過了片刻才輕啟芳唇,“二爺,往后你可不能再依著舊時稱呼,稱我姐姐了,當心人家聽見了笑話?!?br />
聞言,賈瑋也不禁笑了,“說的是,成了親,可不就是二爺、奶奶了?再要姐姐、兄弟的稱呼,倒不合式了?!幣蛩底耪饣岸?,他視線投過去,仔細端詳寶釵,這個嫻雅端莊的紅樓夢中人,如今同黛玉一道,終究成了自己的娘子了,有道是人在眼前,仿若夢中。

寶釵讓他這樣認認真真盯著看,縱是夫妻,也感羞怯,微微低下頭去,道,“二爺,你去罷?!?br />
賈瑋收回視線,不再多言,在她玉頰上親了親,出了臥室,一直從外間出了屋子,重新回到廊道上。

……

時間往前回溯半個時辰。

黛玉房間內,同樣在坐帳的黛玉,正同紫鵑抱怨,“早說好了等到子正,二哥哥再答不出,再給他傳遞答案,寶丫頭她這樣做,是個什么意思?她要爭著頭一個圓房,也不必使這個心計,當面同我說,豈不是好?她年紀大,我年紀小,我不同她爭,讓她便是……”

紫鵑勸道,“姑娘,今兒可是洞房,總要歡歡喜喜的好。再說了,如今薛姨太太認了姑娘當女兒,寶奶奶是姑娘的姐姐了,一家人怎好為了這事兒計較?倒是姑娘自個說的,寶奶奶年紀大,姑娘年紀小,謙讓于她,也不算什么?!?br />
她嘴上這樣說著,實則心里也替自家姑娘不忿。

明明商量好的事兒,寶奶奶那邊卻在子正前的一刻,搶先將答案傳遞給二爺,她那時正好在房間內,等她出來時,二爺已站到了寶奶奶的房間外……片刻后,二爺踏入寶奶奶的房間,堂屋的自鳴鐘敲響……自已手中捏著紙箋,卻是不便過去了。

因此說來,寶奶奶也太工于心計了,況且還不好說她什么,真要面對面地質問,她往鶯兒身上一推,只說鶯兒不曉事,誰還同一個丫鬟計較不成?

暗暗想著,見姑娘還是一副氣悶的模樣兒,她再次勸道,“這樣也好,也省得姑爺為難呢,姑娘不曉得,前頭姑爺進來時,就為難了一陣子,不知該進哪個奶奶的房間,我們這些個都悄悄地笑?!?br />
她說的是實情,若是等到子正,雙方幾乎不分先后地將答案遞給賈瑋,無疑又要面臨之前的難題。

“這是兩回事兒……二哥哥為難是二哥哥的事,她寶丫頭為何要這樣做……哪怕二哥哥為難到天亮呢……”

“姑娘……”

來來回回說著,一柱香后,紫鵑出了屋子,暗自嘆了口氣,勸了半日,姑娘半點沒有消氣,也不知過一會子姑爺進來后怎么辦?

……

賈瑋回到廊道上,不一刻,相同的情形發生,如他所料,紫鵑也將答案傳遞過來。

掃了一眼紙箋,上頭寫著一句“香來薦枕前”,在腦中過濾了幾遍,賈瑋好半天才記起來,這是唐代孫逖《和常州崔使君詠后庭梅二首》中的一句,前一句是“花落彈棋處”。

不禁苦笑搖頭,暗道一聲慚愧,饒見到了詩句,一時還想不到出處,可見這個香字頭的詩句接龍,便讓他想上一整夜,最終也只是徒然。

視線再次落到紙箋上。

“香來薦枕前”。

有了琢磨寶釵“任”字的前例,此時他不由自主地也琢磨起了黛玉的這句五言接龍詩句。

這句詩句當然是描寫梅花的,整首都是,但在今夜,單拎出這句來,卻很難不讓人聯想到“自薦枕席”上,比較起來,又比寶釵的暗示更為大膽直接,也多了一份相互脫略、親密無間的親昵味道。

這倒是不奇怪,倆人打小青梅竹馬,如今又有了夫妻之實,已無任何矜持的必要。

但僅僅只是“自薦枕席”的調情么,從字里行間,賈瑋覺得沒這么簡單。

若將此句同前句結合起來,完整的詩句為“花落彈棋處,香來薦枕前”。

提到“花落”,黛玉是常常在花落之后葬花的,他也沒少同她一起葬過,而“香來”也是有緣由的,黛玉身上有著天然的體香,異常好聞,倆人待在一處時,他總是找機會或是拉著她的袖管或是在她頸后聞個不停。

這兩幅情景,皆是倆人之間的隱私和秘密,不足與外人道。

由此可知,黛玉的用意在于提醒他記得彼此一直以來的親密,雖說雙娶,也要在心中待她不同。

此外,她提到體香,自然還有同寶釵比較的意思,寶釵身上也有香味,是吃了“冷香丸”的緣故,并非天然的體香,在這點上,她完全壓倒了對方。

當然,還有一個不用多說的暗示,體香……在這洞房之夜,極盡情挑之能事。

因此,這里頭喻義復雜,猶在寶釵的字謎之上。

賈瑋琢磨一番,不覺笑嘆,林妹妹到底是林妹妹,真真是“心較比干多一竅”啊。

在廊上靜靜站了片刻,賈瑋往黛玉房間而去,照例同紫鵑演過戲,進入黛玉臥室,外頭當值的是紫鵑和雪雁倆個。

一進洞房,就如平日里雙方耳鬢廝磨的情形,賈瑋直接上了炕床,將黛玉的鳳冠摘下,隨即拿過靠枕,倆人面對面一同歪著。

四目相視,黛玉霎時滿心歡喜,藏不住的笑意從眼中溢出,曉得他已明白了她的心意……從青梅竹馬到執子之手,今夜伊始,應該是比大多數人都美好的人生。

賈瑋報以微笑,伸過手去輕輕掠著她的秀發。

過了一陣,他的手滑下來,滑過精致的鎖骨,在小巧的兩團上稍稍停留,便沿小腹一路而下,最終停在了某處。隨著他手上的動作,黛玉嬌柔的身子不斷靠過來,直到完全鉆到他懷中,幽幽的體香撲入他的鼻端,“香來薦枕前”,品著里頭的“情挑”意味,賈瑋按捺不住地分開她的衣裳,將頭直接埋到了她的玉脯上,深深吸了口氣……隨后,同手上的動作一樣,一路往下……

沒多久,倆人衣裳盡褪,肌膚相貼,很快短兵相接,床帳搖動,喘息聲、吟哦聲交織在一處。

那夜,賈瑋糊里糊涂就占有了黛玉身子,不免愧疚,此刻倍加溫柔小意,盡力彌補。

黛玉這邊,那夜壓根就沒嘗到初經人事的滋味,今夜其實算是頭一遭兒,賈瑋動作時憐愛得很,且自個又少了破瓜痛楚,在行房過程中,反倒很快識髓知味,漸入佳境。

外間,紫鵑、雪雁聽著里頭的動靜,不時面紅耳赤。

尤其是紫鵑,她自個清楚,在陪嫁過來的四個屋內丫鬟中,她是有可能被收為侍妾的,因此聽著這動靜,腦中浮現出種種畫面,渾身不由臊熱難當,只得暗暗在腿上用力掐了幾把,才不再胡思亂想。

不過,她這時也算徹底放下心來,姑娘同姑爺盡享洞房之樂,并未因先前寶奶奶的事兒壞了興致。

她當然不知,黛玉一見賈瑋進來就是一番舊時親密做派,滿心歡喜之余,哪里再去理會那事兒,眼中心中只有同賈瑋的恩愛了。

行房持續了小半個時辰,兩情交融中,賈瑋一瀉如注,黛玉也瞬間嬌軟無力。

此后洗過身子,穿上衣裳,倆人又溫存纏綿一陣,臨了,黛玉對賈瑋道,“二哥哥,往后咱們人前稱二爺、奶奶,在底下還是舊時的稱呼,可好?”

賈瑋一怔,黛玉居然也提到這個話題,想起先前寶釵所言,不禁失笑,薛林倆個究竟不同,一個端莊自矜,就連私下里也不愿姐弟稱呼,生怕讓人聽見,惹人笑話;一個卻是風流婉轉,寧肯惹人笑話,也不愿失了這份親密。

望望黛玉嬌艷無儔的小臉,神色求懇,賈瑋自是滿足她,當即笑著點頭,“就依妹妹的?!?br />
“二哥哥?!擯煊褚賴剿持?,仰著臉兒望著他。

賈瑋一口親在她櫻桃小口上,片刻后分開,起身出了房間。

……

寶琴的房間內。

一對龍鳳喜燭已燃了小半截,紅帳之中,寶琴依儀端坐著。

鳳冠霞帔、大紅吉服襯得她肌膚越發雪白晶瑩,如最上等的白瓷,更兼眉目如畫,氣質清妍,當真是麗質天成的絕色佳人。

她看似平靜地端坐,其實無時不刻不在留意廊外的動靜。

就在前一刻,賈瑋出了黛玉房間,小螺跑過去傳遞答案,她隔著門窗也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很快賈瑋將要進屋,開始圓房,她莫名地感到一陣緊張,一雙小手攥在前襟上,手心冒出細細的汗水。

說起來,在這場婚姻中,她與寶釵、黛玉完全不同,她們倆個早就視賈瑋為將來的良人,而她則半點準備也無?;樵莢諫?,一直以來,她思嫁的對象便是梅小郎君,誰知命運使然,陰差陽錯,最終賈瑋成了她的夫君。

對于賈瑋,她當然知根知底,欣賞有加,在心目中,始終是個出色的男子形象。

若說以前,走科舉仕途的梅小郎君,要比經商的賈瑋前程遠大,但此后憑著自個本事,賈瑋平步青云,任職長史,已是不可同日而語。

拿賈瑋同梅小郎君比較,一個是有著近兩年的情誼,一個是從未謀面;一個是已然成就斐然,一個是尚未成器。憑心而論,即便梅家并未敗落,做為夫君人選,賈瑋也是個好得多的選擇。

因此她能接受做為媵妾隨堂姐出嫁,固然有認命的原因,同賈瑋這個人也是分不開的。

但話說回來,對這場突忽其來的婚姻,她當真毫無準備,緊張得很。

仿佛怕見對方似的……

對方能猜到她射覆中所隱藏的心意么?

若猜到了,往后會不會照拂她的心意?

“姑娘,姑爺要進屋了?!?br />
腳步聲響,視線中小螺挑簾進來。

寶琴微微點頭,表示知道了,隨即長長的睫毛覆下。

耳中聽著小螺出屋、同賈瑋演戲:“姑爺,婢子問過我家姑娘了,我家姑娘說姑爺答對了,姑爺請進屋罷?!畢亂豢碳晝飴豕偶鰲囊桓齷階魴○康難訣咭哺漚?,同小螺低聲說話……外頭的門閂上了……賈瑋的腳步聲毫不停留地往臥室而來……臥室的門掩上了……

腳步聲在炕床前停住,賈瑋的呼吸聲清晰可聞,她慢慢地抬起眼簾,手心中冒出更多的汗水。

……

賈瑋站在炕床前,一時間沒有說話,目光投在寶琴身上。

她所出的射覆,他曉得答案之后,也猜到了她隱伏其中的心意。

這一道射覆,覆的是“故”字,射的是“駟”字。

“故”字室內生春,結合洞房器物,追根究底覆的是“蓋”字,即紅蓋頭,用典“白頭如新,傾蓋如故”。

射“駟”字,用典“駟馬高蓋”,“駟”、“蓋”彼此關聯,因此算是射中。

回過頭來,琢磨寶琴用典的心意。

一則是“白頭如新,傾蓋如故”。一則是“駟馬高蓋”。

“白頭如新,傾蓋如故”的原意是——有人相識到老卻相知甚淺,有人偶然結識卻一見如故。

在這其中,她字面覆的是“故”字,底下覆的是“蓋”字,因此“傾蓋如故”這四字是重點。

放在這場婚姻中,今夜的語境下,寶琴無疑是說——雖然在此之前我不像寶釵、黛玉一樣,同你長相傾慕,但盼著洞房短短的時辰之后,能同你締結同心,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

“駟馬高蓋”是形容出行時的煊赫場面,代表乘者身份尊貴。

在賈瑋看來,寶琴選用此典,自是有其深意,否則可選用的典故極多,皆可射中“蓋”字,為何偏偏選用此典?

細一琢磨,他得出結論,寶琴分明是在委婉告訴他:在這場婚姻中,我不得已成為媵妾,望君不以媵妾視之,請待以同樣尊貴的主母身份。

這兩則用典,喻義復雜,用心良苦,一是擔心將來他對她用情不深,二是擔心他輕視于她。賈瑋細細品味,不禁動容。

此時他站在炕床前,凝視著寶琴,對方也正抬起眼簾,極快的,倆人目光一碰,寶琴羞澀地再次垂下眼簾,而賈瑋則走上前去,握住她的一只手,誠懇說道,“妹妹想差了,兩年前剛同妹妹相見,我便覺得是前世的緣份……今夜之后,我們便是夫妻了,能同妹妹舉案齊眉,相敬如賓,乃我所愿……”

他這番話兒,將寶琴的兩層心意都答復了。

前一句是明明白白地說:我心里早就有了你了,你我之間的情形與寶釵、黛玉同我之間的情形并無二致,因此不用擔心將來我對你用情不深。

此言當然并非虛言,在前世,寶琴也是他的紅樓夢中人之一。

不過,在對方聽來,自是認為他是在說著一見鐘情的感覺。

后一句說得更是明白,直言是夫妻,直言婚后舉案齊眉,相敬如賓,這也是夫妻之間才有的情形,因此用不著擔心他輕視于她。

聞言,寶琴笑容如花綻放,一下撲入賈瑋懷中。

此時所有的緊張,盡皆不見,只有欣悅無限。

解衣、掩帳,倆道人影在帳中如漆似膠,一個龍精虎猛,一個婉轉承受。

同寶釵完全成熟的身子不同,也同黛玉少了破瓜痛楚不同,寶琴身子尚處成熟和青澀之間,那夜也沒被破瓜,此時敦倫之際,難免叫疼聲聲。

賈瑋雖是憐惜,不過寶琴委實生得太美,就連蹙眉忍疼之狀,也令人心神蕩漾,再說他箭在弦上,哪里按捺得住,停是停不下了,只能做到輕柔小心。

良久之后,在一陣緊緊相擁的戰栗中,倆人共同釋放。

……

次日一早,賈瑋帶著黛玉、寶釵、寶琴前往園外拜佛、拜影,隨后來到榮禧堂向長輩們見禮,同時接受祝福和饋贈,至此為止,黛玉、寶釵、寶琴三人真正在賈家定下了名分,正式成為賈瑋的屋里人。

回到園中,三人接受了襲人、麝月倆人的敬茶,認可了這兩房妾室的身份。

一切儀式結束,賈瑋同她們三人去了后院,一路上心潮澎湃,重生過來,從今日始,他的人生將完全不同。

PS:想著大婚一節要一氣呵成,因此打定主意寫完后才上傳,但在后來卡了卡,就拖到了這個時候了。不過總算大致寫出設想的情節,算是教科書式的才女洞房之夜。鄭重說明:均屬原創,謝絕抄襲。//其實說來,并不愿發這樣的大章節,幾次發現,稍稍長些的章節,大約3、4千字,大多讀者都去看盜,或是用贈幣了,但想了想,也沒所謂了,大家看得爽就好。
章節目錄

apex英雄怎么解锁英雄 www.mvcvd.icu 小提示: 按←鍵返回上一頁,按→鍵進入上一頁

熱門美文名著
完本美文名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