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排行榜 總推薦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
apex英雄怎么解锁英雄 > 最新章節 > 武俠修真 > 可愛的天真 > 第99章 完結啦
《可愛的天真》

apex英雄韩服名称:第99章 完結啦

作者:玉師師 字數:4600 熱度:26
    住進病房時,肌肉松弛劑的藥效已經稍稍褪去,康天真轉了轉眼睛,看著宋文淵,嘴一扁,眼睛瞬間水汪汪,豆大的淚珠在眼眶里打轉。

    “沒事了,黃興運已經被抓起來了,”宋文淵理了理他雜亂的額,啞聲,“不怕了,醫生說只是一些肌松藥,身體代謝了就沒事了,不怕啊?!?br />
    康天真眼淚汪汪地看著他,慢慢撅起章魚嘴。

    “……”宋文淵看看在旁邊走來走去的護士,萬分頭疼地苦笑一下,側了側身體,擋住大家的視線,俯身吻住了他的嘴唇。

    肌松劑的藥效并未完全消失,康天真笨拙地動著舌頭,想要回應他的親吻,宋文淵邊吻邊笑了起來,伸出雙臂,小心翼翼地環住他的身體,越吻越深。

    護士端著托盤走進來,看到二人的舉動,抿嘴輕笑一下,悄悄退出門外。

    一吻終了,宋文淵又親了親他的鼻尖和額頭,小聲道,“對不起,讓你有了這樣可怕的遭遇?!?br />
    康天真張了張嘴,想要說沒關系,卻現舌頭笨拙得什么都說不出來,只得努力咧開嘴,露出一個傻笑。

    看到他的笑容,宋文淵心頭一酸,幾乎落淚,托起他涂了消腫藥膏的手,聲音喑啞,“天真,你為什么這么……這么……天真?”

    走廊里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門口的護士連忙阻攔,“哎,你們不能進去……你們是什么人?”

    “我是康天真他老子!”一個蠻橫的聲音在門口響起。

    宋文淵吃了一驚,回頭,看到康純杰一臉冰霜地推開門,大步走進來,身后跟著一個高大的中年男人,一邊往里闖一邊回頭和護士扯皮,正是康天真的親生父親孔義。

    “康先生,”宋文淵恭敬地站起來,“您來了,天真已經沒事了,實在抱歉,讓你們擔心……”

    話音未落,康純杰突然上前一步,兇悍地一腳踹在宋文淵的肚子上,宋文淵猝不及防,被踹得一個踉蹌,后退兩步,撞進沙里。

    護士大叫,“你干什么?這是醫院,請不要制造事端,哎,宋先生,你沒事兒吧?”

    宋文淵難堪地爬起來,這一腳,踹得他五臟六腑差點移位,他痛苦地咳嗽兩聲,余光看到病床上康天真驚恐的眼神,硬生生把痛楚全部壓了下去,低聲道,“護士小姐不用擔心,這是我們的家事,你先回避一下吧?!?br />
    “誰跟你是家事?”康純杰冷冷道,“從今天起,你們兩個離婚?!?br />
    “臥槽!”孔義一臉震驚地大叫,“我兒子啥時候結婚的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  “因為你是豬,”康純杰看都沒看他一眼,不屑地說,站在床前,居高臨下看著康天真,擰緊眉頭。

    康天真:“qaq”

    “真是廢物,”嘴上罵得冷酷,康純杰的眼神卻已經柔軟下來,看看他因被強行套手鐲而紅腫的手背,淡淡道,“明早跟我回美國?!?br />
    康天真:“?。?!”

    宋文淵硬撐著走過來,“是我沒?;ず錳煺?,康先生,都是我的錯,但是,我和天真,我們不能分開?!?br />
    “沒有誰離了誰就活不了的,”康純杰抬手輕輕摸了摸康天真的臉,“也不是所有感情都值得你付出一生,遇到渣男,當斷則斷?!?br />
    話音未落,孔義刷的露出一臉被雷劈了的表情。

    康純杰大手一揮,“帶走?!?br />
    立即幾個保鏢從門外魚貫而入,無聲而默契地抬起康天真放進輪椅中,宋文淵急忙上千攔住,“康先生,您不能帶他走,康先生,我知道這次天真的遭遇全是因我而起,我已經知錯,請、請再給我一次機會!”

    康天真也拼命掙扎,努力伸出手臂,“不……我不……”

    “呀,能說話了?”孔義拍拍他的臉蛋,“藥效褪了嗎,別急著說話,留著力氣回家說吧,你媽準備了三堂會審,我們來好好談一談這件事情?!?br />
    “不!爸,不能……”康天真大著舌頭含糊地嚷嚷,“我不走……我要宋文淵……”

    康純杰冷冷道,“你再啰嗦一句我現在就帶你回美國?!?br />
    康天真倏地不說話了,扁著嘴看他,一臉委屈。

    “……”康純杰嘆氣,“今晚先回孔家,你大伯請了最好的醫生和護理人員,”他轉身看向宋文淵,“把你那邊的爛事先處理好再說?!?br />
    明白了他的意思,宋文淵只得點頭,走到輪椅前,俯身看著眼淚汪汪的康天真,苦笑一聲,“既然這樣,那你就先回老家養傷,我處理完這邊的事情,很快就去接你,怎么樣?”

    康天真撅起嘴。

    “乖,”宋文淵溫柔地親了他一下。

    康天真睫毛一動,眼淚掉了下來。

    那一瞬間,宋文淵感覺到了撕心裂肺的難過。

    即使已經是深夜,他卻沒有絲毫睡意,驅車去了公安局,接待的警察道,“洪陽和肯巴德都已經被緝拿歸案,我們在肯巴德的行李中查處了很多古董,你們懷信樓的《錦繡萬花谷》也在其中,等結案,就會將書還給你們?!?br />
    “多謝你們費心了,”宋文淵感激地說,“如果不是各位,這書恐怕就已經被肯巴德走私到了英國,那以后再想回國,就十分困難了?!?br />
    “哪里哪里,”警察道,“王八賢同志也給我們提供了很多幫助,對了,洪陽在拘留室,指明想要見你,宋先生,你打算見他嗎?”

    宋文淵眼眸深沉,頓了一下,“好?!?br />
    會客室里十分簡單,宋文淵坐在椅子上,看向跟在警察身后慢慢走來的洪陽,幾個小時沒見,他已不是下午和蔣璧影同出家門時那般風度翩翩,頭雜亂無章,衣服外套著一件綠色馬甲,只短短幾個小時,下巴上已經冒出青色的胡茬。

    兩人面對面坐下,洪陽抬起眼睛,里面布滿血絲,他看向宋文淵,眸色深沉,讓人捉摸不透。

    “我真沒想到,你會綁架天真,”宋文淵道,“我以為即使你掉包《錦繡萬花谷》,那也只是財迷心竅,并沒有壞了你的本性?!?br />
    “你怎知我本性不壞?”洪陽應該已經受過審訊,此時聲音低啞,唇角嘲諷地勾起來,“文淵,我們同窗這么多年,你對我一點都不了解?!?br />
    宋文淵直視著他眼神中的嘲弄,“我以為我是你真正的兄弟?!?br />
    “曾經是的,”洪陽神經質地晃了晃脖子,“有煙嗎?”

    宋文淵看了一眼守在旁邊的警察,警察扭頭看向窗外,他掏出煙盒,顛出一根,洪陽接過煙,佝僂著脖子點燃,狠狠吸了一口,讓焦躁的煙霧吸進肺中,然后緩緩吐出,感覺舒服了很多。

    “文淵,”洪陽啞聲道,“我們本是一樣的人,從支離破碎的家庭中走出來,我們天生就低了別人一等,我們努力、我們奮斗,我們夢想,夢想著能夠站在行業的頂端,讓那些看不起我們的人統統成為只能仰視而畢生都無法企及的螻蟻!”

    宋文淵看著他,“不是的,我并沒有奢望要站在這個行業的頂端,我只想復興懷信樓,然后過大家都一樣的柴米油鹽的生活,這就足夠了?!?br />
    “你放屁!”洪陽大聲道,“那你為什么找了康天真?他可是孔家大少,這是什么概念?官窯王是他爹,古今閣孔信是他大伯,賞古軒羅子庚是他師父,王三笑是他小,就連燴萃樓那個老不死的朱阿十都對他青眼有加,就算他是頭豬,也能站在古玩行最頂尖的位置!”

    “你竟然這樣看待我和天真的感情,那你可別忘了,天真是個男人,我們的結合并不能助我借孔家的東風,”宋文淵不敢置信地看著他,他死死盯著洪陽的眼睛,“你太讓我失望,我竟一直以為和你是真正的兄弟?!?br />
    “我們本是兄弟,是你先有了背叛,”洪陽喃喃道,“我們一同在泥濘之中跌打滾爬,可是你竟然搭上康天真,一舉魚躍龍門,重現懷信樓盛景,而我……我卻仍然停留在骯臟的淤泥之中,痛苦、掙扎,難看得像一只泥鰍?!?br />
    宋文淵看著他狼狽的樣子,不由得心頭涌起一絲嘲諷,冷冷道,“如果我真存了攀龍附鳳的心思,娶蔣璧影的,還能輪得到你?”

    洪陽閉上了眼睛,他痛苦地喃喃道,“璧影……璧影……”

    宋文淵沉默了片刻,突然道,“下午,蔣璧影被你推倒,流了很多血,送去醫院時,孩子已經流產?!?br />
    “什么?”洪陽猛地睜開眼睛,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吼,“你說什么?”

    “我說你的孩子已經沒有了,”宋文淵面無表情地說,“被你親手扼殺了?!?br />
    “不不……”洪陽拼命搖頭,“不……蔣璧影身體素質好,推一下不可能流產的……她……一定是她自己不想生,這個賤人……”

    宋文淵臉色大變,突然失去了和他說話的欲//望,站起來對警察道,“就這樣吧,帶他回去,多謝各位提供了這樣一個機會?!?br />
    洪陽因涉嫌盜竊、詐騙和綁架,最終被判無期徒刑;肯巴德涉嫌走私古董,數罪并,雖然他是外國友人,但中國行使屬地管轄權,他將在監獄里度過余生;黃興運被王三笑打成重傷,徹底瘋了,進入精神病院一周后突然因心肌梗塞死亡。

    葬禮的前一天夜里忽然降了薄雪,整個老城殘雪斑駁,黃興運晚節不保,雖然他交友甚廣,舉辦葬禮的時候卻只有零星幾個人前來吊唁。

    宋文淵穿著黑色西裝,平靜地走上前去,拿起香束拜了幾下,抬頭看向黑白的遺照,唇角微翹,輕聲道,“你一生算計鉆營、眾叛親離,死得如此不體面,還要被人罵一句死不足惜,黃泉路上,好好想一想究竟值不值得吧?!?br />
    靈棚里招呼事情的老人沒有聽清,疑惑地問,“你說什么?”

    “沒事,一點感觸,”宋文淵淡淡地說,將香束插在靈位前,轉身離開。

    他換了衣服,驅車前往孔宅,暖陽鉆出云層,孔宅前的花園里銀裝素裹,卻開了滿園老梅,車子在門口停下。

    下車剛要進門,閣樓上的圓窗戶呼啦一聲打開,震得屋頂簌簌往下落雪,康天真燦爛的笑臉露了出來,揮手,“宋文淵,你來啦!”

    宋文淵抬起頭,看到他的笑臉,不由得笑了起來。

    此生此世,得此神仙眷侶,已經足矣。

    五年后

    別墅漂亮的花園中,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正在玩著??胤苫?,突然放下??仄?,豎起耳朵,在天上飛得好好的飛機一頭栽了下來,哐當砸在了康天真的背上。

    “疼?。。?!”康天真慘叫,抓狂地撿起飛機,“你干什么?”

    小男孩大叫著往門外奔去,“媽媽來啦?!?br />
    康天真抬頭,果然看到一雙穿著恨天高的美腿踏進花園,蔣璧影拿下墨鏡,甩開及腰的長,笑道,“寶貝兒子,今天玩的開不開心?”

    小男孩飛撲過去,“可開心啦,天真舅舅陪我打飛機?!?br />
    “……”蔣璧影精致的妝容差點掉粉,干笑,“天真舅舅又買新飛機來啦?”

    “是舅爹買的,”小男孩自豪地說,“舅爹最疼我了!”

    蔣璧影笑起來,“舅爹和舅舅都和媽媽一樣,是你最親近的人?!?br />
    小男孩疑惑地睜大眼睛,“可是……我為什么沒有爸爸?別人都有爸爸?!?br />
    “可是別人沒有我這么高大威猛的舅爹啊,”康天真蹲在他的旁邊,戳戳小孩圓嘟嘟的鼻子,“你是要爸爸呢,還是要舅舅呢?”

    小男孩歪頭想了很久,眼睛躲閃著不敢看康天真,小聲道,“我要舅爹?!?br />
    康天真:“……”

    “噗哈哈哈,”蔣璧影哈哈大笑。

 ...
章節目錄

apex英雄怎么解锁英雄 www.mvcvd.icu 小提示: 按←鍵返回上一頁,按→鍵進入上一頁

熱門歷史軍事
完本歷史軍事